雷之神獸塞爾達傳說荒野之息雷之神獸篇深度圖

100

再次甦醒的雷之神獸

村民的說法是,「拿波里斯在幾周前突然出現」,這就意味著在此之前人家一直消停的很。這意味著什麼呢?

1.一百年前的伽農本體並沒受到傷害,只是被公主開掛封印了;

2.控制拿波里斯的是破雷伽農這個分身。

在「荒野之息設定嚴密詳實」的前提下,我們可以推斷出的是即使在沒有天時地利的情況下,烏博薩仍然給破雷伽農造成了巨大的傷害,以至於它不得不花一百年的時間來休養生息積蓄力量。

這種功敗垂成就更讓人唏噓了,畢竟當時的四位冠軍們經歷了長途跋涉,在別人的主場裡,既沒有符文也沒有補給物資,更沒有吃飯暫停時間大法……

7. 瑞珠獨自調查,沙豹受驚而兩人受傷,被布里亞拉尋回(如上)

小女王的擔當

這裡其實沒什麼太多的,只是補充了一段很多人不注意會忽略的細節,人家等著林克來了才行動是有原因的:

「在初步調查了拿波里斯之後,我能確定的是倘若它真的朝向城鎮襲來,我們就完了。當我乘著我戰功赫赫的小沙豹帕翠西亞試圖靠近它時,但被它的沙塵和雷電逼退了。我想讓帕翠西亞暫時撤退,但她被路邊的怪物(怕不是蜥蜴哥)嚇到,慌不擇路地又跑向了拿波里斯。我所能記得的下一件事,就是布里亞拉一臉擔憂地看著我了……」

瑞珠成爲新首領之後,感覺到人們對她更友好了,這反而讓她壓力更大,一直活在母親的陰影下;想要獨立調查保護城鎮,卻因實力不濟讓自己和沙豹雙雙受傷;在這之後,布里亞拉更是對她寸步不離……這也算是對這裡的一個背景交代吧。

雷鳴之盔失竊,軍隊搜尋未果,士兵芭塔被困,林克尋回寶物(如上)

尋回雷鳴之盔

這裡就是我們都很熟悉的主線劇情了,略過大家都會仔細看的部分說一些細節:

1.軍隊長會告訴我們,她們已經搜查到了該處山谷,但是未能找到入口,士兵們經歷了精神高度緊張的持續搜查也很疲憊;

2.小隊長的兩位士兵對於戈魯德軍規非常恐懼,由於害怕懲罰而隱瞞不報芭塔失蹤一事。

「要是被隊長知道我們一定會受罰的!繞著戈魯德沙漠跑100圈什麼的」

伊伽一族的藏身處很難說有什麼難點,非常輕鬆就可以三光,他們的這一任首領看起來也像一位諧星(我要吐槽的是大師您這碩士是買的吧別黑我們的文憑好麼?!)

但是在海拉爾的歷史上,伊伽一族真的如此不堪嗎?未必:

1.卡卡利多村的因帕家門衛告訴我們,熙卡一族過去由於技術力與智慧非常受到王國的尊敬,但是從某時起「人們」轉而對他們的技術心生畏懼,其中一支對王國懷恨在心,投靠伽農,把熙卡之眼倒了過來自稱伊伽;

2.雙子山峯驛站的NPC告訴我們,熙卡一族在過去觸犯了「國王」,因而被王國流放至此建立了卡卡利多村。

也就是說村里人都是背鍋俠的後代,黑手早就自立門戶研究黑魔法去了,那麼足以能觸犯國王,以至於抹去過去所有功績的這麼一號人物,應當不僅僅是一個香蕉智障而已……但也沒有更多信息推斷這一族具體的出處。

爲朋友們補充一下伊伽一族的科學處理方法:

1.難纏的劍術大師(Yiga Sword 有400點HP值,我們需要活用香蕉和背刺造成的8x傷害加成保證OHKO;

2.手上可以拿著面板威力50以上的武器卡卡利多隱藏神祠中的雙刃大劍),或者配合3級攻擊料理之後威力達到50的武器(即面板威力34以上);

3.——媽的辣雞大師劍,要你何用!

初戰拿波里斯

這裡有三個細節值得注意:

其一是瑞珠的禱詞提到了「royal line」,不知道日文文本是否一致,但在已知的荒野之息的時間線中,戈魯德首領一直以「chief」自稱,她們的城鎮一直是海拉爾王國的一部分;這是否意味著,在更久的過去,戈魯德曾經有自己的國家呢?(當然,《時之笛》里伽農道夫也叫盜賊之王,可是畢竟那些戈魯德盜賊被打/追繳乾淨了,而且在BOTW的世界裡已經算做黑歷史了,因而這裡的推斷是在《時之笛》之後)。

其二是小女王從不吹牛逼,瑞珠對於雷鳴之盔一直的描述都是「唯有此物能抵禦雷神的閃電」雷之神獸,剛聽到這話的時候我是不屑的,穿著2級橡膠套就一個人去了,直到……媽呀這人開掛,這閃電顏色和說好的不一樣啊!——嘎嘣!!

其三是小女王真的很像媽媽,她們母女都說了「don't let us down」之類的話,從日記中也可以看出瑞珠一直以媽媽的言行作爲,而且還堅強地從不在日記外使用「」這種稱呼,這也算是一種傳承吧。

奪回拿波里斯,解救烏博薩(如上)

魂之賢者與伽農的過去

在荒野之息中,災厄伽農一出場就已經是一團不可名狀的東西了,但是這裡烏博薩的自白給我們提供了更多信息:

1.魂之賢者拿波魯的事跡是被現在的戈魯德人們所知的;

2.伽農曾身爲戈魯德族的一員的歷史同樣如此。

但本作中,戈魯德如此陽光向上、善良經商的形象,實在是和《時之笛》《姆吉拉的假面》中的支持伽農的盜賊形象相差甚遠(是啦我知道《四支劍》里也很安分,但少年線真的硬傷很多),那麼且不論她們部族經歷了怎樣的變遷(因爲官方爸爸不說我們也不知道),她們是如何看待這段歷史的呢?

遺憾的是,我們連這也無從知曉,唯一能稱得上線索的東西,是戈魯德宮殿中的四處銘文:

1.瑞珠的首領坐席背後,和左右兩個立柱;

2.雷鳴之盔的下方;

3.樓上的銘文和樓下完全一致;

4.其他地方雕像的銘文只是一些單詞。

這些銘文描繪的戈魯德族的形象也是陽光好少女,青春正能量,花式吹牛逼,絲毫未提她們黑暗的過去。

PS:烏博薩的女王范——在經歷了如此不見天日的百年時光之後,她跟林克說的那麼多話,沒有一句真的是在提到自己的處境或者痛苦,全是在關心其他人,其他幾位冠軍亦是如此,此之爲領導力。

借出雷鳴之盔(如上)

戈魯德活雷鋒

首先,我們從日記和瑞珠的言行中都可以看出,她的第一反應是林克需要雷鳴之盔,「那就給啊!」

但是此物承載的對母親的思念雷之神獸,以及於戈魯德一族中的神聖意義卻讓她再三思慮。

「我實在不能就這麼將它白白送人,所以我拜託他去處理城裡的那些瑣事。真是有趣…我過去花了那麼久的時間,擔心我的人民,和我自己的領導力…現在卻不再爲這些小事所困擾,每一天都昂首向前。我想這也多虧了這位英雄的幫助呢。有時間的話,真希望能和他來一場沙豹競速賽呢,那一定會很有趣的。」

從這裡可以看出的是瑞珠心態的變化和成長,過去她曾經深陷自我懷疑的泥淖,總是把自己所作所爲放在母親和人們的眼光下去考量自身價值,這些成立的小事,也本該是她積極處理體現自身「領導力」的過程一部分。

可是她現在已經成長了,內心的強大使她能夠堅定地向前,這首先要歸功於林克的幫助,這也是她願意將盔冠借給林克的根本原因;其次,她也不再需要靠這些小事來證明自己,這也是她願意讓林克去做活雷鋒獲得稱讚的原因;最後,母親在瑞珠心中的地位是如此之重,使得她無法拒絕爲母報仇且仍將繼續母親未竟之事的英雄的需要。

可以說,這段故事,始於雷鳴之盔(如果烏博薩帶著雷鳴之盔,也許原本的故事就會完全不同)。

而終於雷鳴之盔(瑞珠下定決心暫別母親的遺物,開始真正離開母親的陰影治理自己的部族)。

它或許只是我們和林克的冒險中的一個小小的樂章,卻是這些活在海拉爾大陸上的人們的一件大事。

>>查看塞爾達傳說:荒野之息全部攻略